您好,欢迎访问365bet体育在线注册!

365bet体育在线注册

联系我们

电话:18888888888

邮箱:admin@yourweb.com

传真:0539-66**666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88号

详细内容

遗弃亲生女的“狠心妈妈”还能回心转意吗杭州检察改革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模式创设“家长学校”

来源:本站  发布日期:2022-06-04

  遗弃亲生女的“狠心妈妈”还能回心转意吗杭州检察改革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模式创设“家长学校”在丈夫入狱期间与他人有染,生下非婚生女彤彤后将其遗弃在高速公路的涵洞阶梯上,“狠心妈妈”林绵被抓后发誓说“今后再苦我也一定把孩子好好养大”。她的话能信吗?又是否有能力抚养孩子呢?

  如今,母女两人关系亲密,孩子成了林绵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赚了钱,可以给彤彤多买点衣服和玩具。

  这种改变,浙江首个“家长学校”——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指导站发挥了巨大作用。为了让更多涉案未成年人在阳光下健康成长,督促家长履行监护职责,杭州市人民检察院牵头并联合市教育局、市妇联、市关工委成立了指导站。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走进该指导站了解到,指导站不仅帮助涉案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强化监护教养的意识与责任,还帮助他们提升教导养育子女、和睦家庭关系的知识与能力,促进他们对未成年人知法守法、道德修养、自我保护、身心健康等方面的关注与投入,为未成年人成长发展提供健康积极的家庭环境保障。

  林绵在前夫陈达出狱后生下非婚生女彤彤,因家庭经济困难,两人共同商议把彤彤遗弃在高速公路的涵洞阶梯上。路人发现彤彤后报警,两人随之落入法网,后案件被移送至萧山区人民检察院。

  “我当时因为无力抚养,才会把孩子放在路边,希望能被好心人收养。我真的知道错了,今后再苦我也一定把孩子好好养大。”检察官讯问时,林绵声泪俱下,多次表达抚养意愿。

  在案件审查起诉阶段,林绵和陈达离了婚。而彤彤亲生父亲李磊得知彤彤的存在后,和林绵一起把孩子从社会福利中心领了回来。

  考虑到彤彤及时被人发现,未造成身体损害;生父李磊同意和林绵结婚,共同抚养孩子;林绵有固定的生活来源且无前科劣迹等情况,在林绵提交申请书、不再侵害被监护人的保证书后,萧山区检察院召开联席会议,听取了公安机关、村委会、工作单位等的意见,作出附条件不建议撤销监护权决定,设定考验期为十个月。

  最终,林绵通过考验期,和李磊共同成了彤彤的监护人。同时,她因遗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四个月;陈达因遗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林绵作为彤彤的监护人,如何进一步帮助她增强法律意识、提升育儿技能、融洽家庭关系至关重要。”萧山区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方芸说,为此,萧山区检察院借助指导站力量,引入专业社工组织,通过制定有针对性的亲职教育方案,以一对一访谈、开展亲子团辅活动、阅读育儿书籍和法治书籍等方式帮助林绵提升监护能力。

  “方检察官,我老公准备带彤彤回安徽老家生活,那边有姑姑帮着带孩子,我打算继续留在萧山打工赚钱。”前不久,林绵给方芸打了通电话,让方芸的心又跟着悬了起来。

  为了确认彤彤的身心健康和成长环境,方芸在彤彤回老家后不久,便和林绵约定了跟踪回访的时间,以视频的形式查看彤彤的近况。

  “老婆,你寄来的衣服和玩具都收到了,彤彤很喜欢。”视频那头的李磊话音刚落,边上两岁多的彤彤一边喊着“妈妈”,一边踉踉跄跄地朝着摄像头方向跑来。而在视频这头,林绵看到女儿的身影顿时红了眼眶,赶忙说道:“彤彤慢点走,小心摔跤。”

  看到林绵和彤彤彼此牵挂,方芸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方检察官,我现在可有动力赚钱了,因为可以给彤彤多买点衣服和玩具回去。厂里放长假了,我也赶着回去看看她。”林绵挂断视频后说,她现在和家庭教育指导站的工作人员还有联系,碰到育儿问题还会时不时去请教下,感觉“白捡”了个老师。

  彤彤从被遗弃的受害人到拥有幸福的童年,指导站的作用功不可没。同样,因聚众斗殴被抓的未成年人蔡旭旭和史军也因为指导站,有了更明确的人生目标。

  2021年3月的一天,蔡旭旭因琐事和朱伟飞发生口角,双方约定斗殴。6天后,蔡旭旭纠集史军等人到临安区一水库附近,与朱伟飞纠集的赵羽翔等人发生斗殴,致赵羽翔轻伤、朱伟飞轻微伤。

  因蔡旭旭犯罪时仅15周岁,未达聚众斗殴刑事责任年龄;史军仅17周岁,到现场后未实施斗殴行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临安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追究二人刑事责任。

  “我们在办案时,通过向本人、监护人、学校、社区等进行社会调查,了解了蔡旭旭和史军的成长经历,发现他们的家庭均存在监护缺失或监护职责履行不当的问题。”临安区检察院未检部门负责人胡秋玲介绍说,为此,临安区检察院依托指导站力量,对蔡旭旭、史军及其监护人确定四个月、三个月不等的临界预防和亲职教育考察期,并采用“亲子同教”的模式,即未成年人帮教和亲职教育同时、同地、同心“三同步”开展。

  其间,临安区检察院委托专业社工组织对两个家庭开展亲子心理团辅、家庭教育指导课等形式的亲职教育,还委托未成年人司法社工对未成年人进行观护帮教。

  刚开始,两个“问题”家庭在亲子团辅课上几乎是零交流。胡秋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同家庭的指导,要从细节处入手,更要‘对症下药’。”

  蔡旭旭爸爸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让父子关系僵硬,而妈妈则因为种种原因长期缺席孩子的成长。在检察官、亲职教育老师深入分析蔡旭旭现状及原因后,这对“问题”父母终于意识到了家庭教育问题所在,商量由蔡旭旭妈妈更多地参与家庭教育,弥补缺失的陪伴,蔡旭旭也终于打开心结回到家人身边。

  正处叛逆期的史军觉得,最远的距离不是地图上学校与家相隔的50多公里,而是自己难得放假回家,父母却只询问他的学习而不关心其生活。史军父母也很“委屈”,明明已经力所能及给孩子提供了最好的学习环境,孩子却还是不和自己亲近。在检察官的“牵线搭桥”下,双方敞开心扉促膝长谈,解开了一家人心里的疙瘩。

  考察期结束时,两个“问题”家庭都能自发带孩子参加公益活动了。目前,蔡旭旭已重新回到学校就读,不再在外住宿,史军学习成绩也有了明显提升,还定下了考上本科院校的目标。

  指导站成立后,各单位分工明确,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主动做好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和监护状况评估,准确掌握家庭教育指导需求,启动强制家庭教育指导流程,并根据办案需要,及时将有关情况通报妇联、关工委;妇联积极承接、提供或者协助、配合做好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动员社会组织、离退休老干部等社会各界力量,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和宣传提供人员、平台等支持;教育局则将家庭教育指导纳入各中小学校、幼儿园家校联系重点工作范畴,并为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指导工作提供课程研发、指导等相关支持。

  “自市级层面挂牌成立指导站后,全市13个区、县级检察机关都在积极建立与妇联组织、关工委或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沟通协作机制,形成稳定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力量。”杭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杨勇说,今年上半年将实现杭州地区家庭教育指导站全覆盖,这些特殊“家长学校”将持续唤醒“缺位”家长,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杭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叶伟忠介绍,下一步,杭州检察机关将着重加强“六个一”工作,即推进建立一批家庭教育指导站点、出台一项检察机关开展家庭教育指导的工作机制、构建一个多部门协作配合的工作闭环、完善一整套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开展一系列与高校的合作交流,形成一批具有典型意义的家庭教育指导性案例,实现督促监护尽责、家庭教育指导与罪错未成年人帮教、未成年被害人救助保护等工作的有机结合,为营造全市未成年人安全健康成长环境,推动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提供“杭州样本”。

  在丈夫入狱期间与他人有染,生下非婚生女彤彤后将其遗弃在高速公路的涵洞阶梯上,“狠心妈妈”林绵被抓后发誓说“今后再苦我也一定把孩子好好养大”。她的话能信吗?又是否有能力抚养孩子呢?

  如今,母女两人关系亲密,孩子成了林绵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赚了钱,可以给彤彤多买点衣服和玩具。

  这种改变,浙江首个“家长学校”——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指导站发挥了巨大作用。为了让更多涉案未成年人在阳光下健康成长,督促家长履行监护职责,杭州市人民检察院牵头并联合市教育局、市妇联、市关工委成立了指导站。

  《法治日报》记者近日走进该指导站了解到,指导站不仅帮助涉案未成年人的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强化监护教养的意识与责任,还帮助他们提升教导养育子女、和睦家庭关系的知识与能力,促进他们对未成年人知法守法、道德修养、自我保护、身心健康等方面的关注与投入,为未成年人成长发展提供健康积极的家庭环境保障。

  林绵在前夫陈达出狱后生下非婚生女彤彤,因家庭经济困难,两人共同商议把彤彤遗弃在高速公路的涵洞阶梯上。路人发现彤彤后报警,两人随之落入法网,后案件被移送至萧山区人民检察院。

  “我当时因为无力抚养,才会把孩子放在路边,希望能被好心人收养。我真的知道错了,今后再苦我也一定把孩子好好养大。”检察官讯问时,林绵声泪俱下,多次表达抚养意愿。

  在案件审查起诉阶段,林绵和陈达离了婚。而彤彤亲生父亲李磊得知彤彤的存在后,和林绵一起把孩子从社会福利中心领了回来。

  考虑到彤彤及时被人发现,未造成身体损害;生父李磊同意和林绵结婚,共同抚养孩子;林绵有固定的生活来源且无前科劣迹等情况,在林绵提交申请书、不再侵害被监护人的保证书后,萧山区检察院召开联席会议,听取了公安机关、村委会、工作单位等的意见,作出附条件不建议撤销监护权决定,设定考验期为十个月。

  最终,林绵通过考验期,和李磊共同成了彤彤的监护人。同时,她因遗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四个月;陈达因遗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

  “林绵作为彤彤的监护人,如何进一步帮助她增强法律意识、提升育儿技能、融洽家庭关系至关重要。”萧山区检察院第八检察部主任方芸说,为此,萧山区检察院借助指导站力量,引入专业社工组织,通过制定有针对性的亲职教育方案,以一对一访谈、开展亲子团辅活动、阅读育儿书籍和法治书籍等方式帮助林绵提升监护能力。

  “方检察官,我老公准备带彤彤回安徽老家生活,那边有姑姑帮着带孩子,我打算继续留在萧山打工赚钱。”前不久,林绵给方芸打了通电话,让方芸的心又跟着悬了起来。

  为了确认彤彤的身心健康和成长环境,方芸在彤彤回老家后不久,便和林绵约定了跟踪回访的时间,以视频的形式查看彤彤的近况。

  “老婆,你寄来的衣服和玩具都收到了,彤彤很喜欢。”视频那头的李磊话音刚落,边上两岁多的彤彤一边喊着“妈妈”,一边踉踉跄跄地朝着摄像头方向跑来。而在视频这头,林绵看到女儿的身影顿时红了眼眶,赶忙说道:“彤彤慢点走,小心摔跤。”

  看到林绵和彤彤彼此牵挂,方芸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方检察官,我现在可有动力赚钱了,因为可以给彤彤多买点衣服和玩具回去。厂里放长假了,我也赶着回去看看她。”林绵挂断视频后说,她现在和家庭教育指导站的工作人员还有联系,碰到育儿问题还会时不时去请教下,感觉“白捡”了个老师。

  彤彤从被遗弃的受害人到拥有幸福的童年,指导站的作用功不可没。同样,因聚众斗殴被抓的未成年人蔡旭旭和史军也因为指导站,有了更明确的人生目标。

  2021年3月的一天,蔡旭旭因琐事和朱伟飞发生口角,双方约定斗殴。6天后,蔡旭旭纠集史军等人到临安区一水库附近,与朱伟飞纠集的赵羽翔等人发生斗殴,致赵羽翔轻伤、朱伟飞轻微伤。

  因蔡旭旭犯罪时仅15周岁,未达聚众斗殴刑事责任年龄;史军仅17周岁,到现场后未实施斗殴行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临安区人民检察院决定不追究二人刑事责任。

  “我们在办案时,通过向本人、监护人、学校、社区等进行社会调查,了解了蔡旭旭和史军的成长经历,发现他们的家庭均存在监护缺失或监护职责履行不当的问题。”临安区检察院未检部门负责人胡秋玲介绍说,为此,临安区检察院依托指导站力量,对蔡旭旭、史军及其监护人确定四个月、三个月不等的临界预防和亲职教育考察期,并采用“亲子同教”的模式,即未成年人帮教和亲职教育同时、同地、同心“三同步”开展。

  其间,临安区检察院委托专业社工组织对两个家庭开展亲子心理团辅、家庭教育指导课等形式的亲职教育,还委托未成年人司法社工对未成年人进行观护帮教。

  刚开始,两个“问题”家庭在亲子团辅课上几乎是零交流。胡秋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同家庭的指导,要从细节处入手,更要‘对症下药’。”

  蔡旭旭爸爸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让父子关系僵硬,而妈妈则因为种种原因长期缺席孩子的成长。在检察官、亲职教育老师深入分析蔡旭旭现状及原因后,这对“问题”父母终于意识到了家庭教育问题所在,商量由蔡旭旭妈妈更多地参与家庭教育,弥补缺失的陪伴,蔡旭旭也终于打开心结回到家人身边。

  正处叛逆期的史军觉得,最远的距离不是地图上学校与家相隔的50多公里,而是自己难得放假回家,父母却只询问他的学习而不关心其生活。史军父母也很“委屈”,明明已经力所能及给孩子提供了最好的学习环境,孩子却还是不和自己亲近。在检察官的“牵线搭桥”下,双方敞开心扉促膝长谈,解开了一家人心里的疙瘩。

  考察期结束时,两个“问题”家庭都能自发带孩子参加公益活动了。目前,蔡旭旭已重新回到学校就读,不再在外住宿,史军学习成绩也有了明显提升,还定下了考上本科院校的目标。

  指导站成立后,各单位分工明确,检察机关在办案过程中主动做好未成年人社会调查和监护状况评估,准确掌握家庭教育指导需求,启动强制家庭教育指导流程,并根据办案需要,及时将有关情况通报妇联、关工委;妇联积极承接、提供或者协助、配合做好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动员社会组织、离退休老干部等社会各界力量,为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和宣传提供人员、平台等支持;教育局则将家庭教育指导纳入各中小学校、幼儿园家校联系重点工作范畴,并为涉案未成年人家庭教育指导工作提供课程研发、指导等相关支持。

  “自市级层面挂牌成立指导站后,全市13个区、县级检察机关都在积极建立与妇联组织、关工委或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沟通协作机制,形成稳定的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力量。”杭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杨勇说,今年上半年将实现杭州地区家庭教育指导站全覆盖,这些特殊“家长学校”将持续唤醒“缺位”家长,促进未成年人健康成长。

  杭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叶伟忠介绍,下一步,杭州检察机关将着重加强“六个一”工作,即推进建立一批家庭教育指导站点、出台一项检察机关开展家庭教育指导的工作机制、构建一个多部门协作配合的工作闭环、完善一整套社会工作服务体系、开展一系列与高校的合作交流,形成一批具有典型意义的家庭教育指导性案例,实现督促监护尽责、家庭教育指导与罪错未成年人帮教、未成年被害人救助保护等工作的有机结合,为营造全市未成年人安全健康成长环境,推动儿童友好型城市建设提供“杭州样本”。